Ponte

尊礼一生推qwq

夜岚听海:

哇嘞,今天幸福来的太突然!!7S消息来啦!7部剧场版连发,绝对期待已久的大工程啊!GoRA战士们加油拉住啊~~

还有舞台k第四章,剧场版Missing kings,果然……

7部剧场版是分别把Side Blue,LSW,RB,Side Green,MOR,Idol K还有一部新小说依次剧场版化。(真的不是七合一)

RB居然要剧场版!!啊啊啊,好期待尊礼的打架互撩的场景。等,绝对要等……

还有Side Blue青组小说,楠原给室长擦背终于可以看到了啊,室长的美背(淡定淡定)

新小说………不会是Ground Zero吧?

要幸福到晕倒………

什么鬼——关于猫薄荷这家伙

贵圈太乱了/捂脸

猫薄荷【马赛克家攻】:

谢谢我的马赛克。你坚定了我码篇我俩的肉的决心。


马赛克:




纯粹是吐槽

————————————————

猫薄荷——你们都这么叫那我也这么叫好了。
今天窝忍不住来槽她,所以话题就是【我至今仍未知道那只猫薄荷都干了些什么】。
首先……还得从头说。
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社团——虽然现在扩张成学校艺术(gay)团。
每次想到这个窝都忍不住感叹缘分真特么是个神奇的东西【扶额】。
一开始窝是加入音乐社的,那时的管弦乐团,特别萧条,淹没在音乐社的喇叭架子鼓吉他声中不知所措。
而我,天真的以为音乐社囊括了各种音乐类活动,一头扎进去。
所以发现那只不过是个唱唱歌跳跳舞的社团后我选择在面试里自爆,各种唱歌跑调。
于是,理所当然的,窝被丢出去了,可喜可贺。
然后窝不甘心啊!上QQ的群搜索功能搜了学校名字,蹦出来一堆社团纳新群,最后终于找到组织,泪流满面,不知所言。
因为学的乐器实在奇葩,学校没有自己又没法搬,所以窝莫名其妙的跳过了面试环节直入社团。
从此开始了,作为管弦乐团头号咸鱼的日子。
那时的猫薄荷,说真的看起来简直高冷到没朋友。
176,腿长,颜值不错,就是表情太严肃——窝是这么想的,所谓初印象???
她钢琴专业啊!窝干不过她啊!只好暗搓搓的,蹭在学校里唯一一台能用的三角边上看她炫技,口水直流。
然后莫名其妙地,就搭上话了。
因为两人同样无聊。
所以,后来,我们一起过上了称霸社团咸鱼的一二号位,的日子。
窝不是会主动自我介绍的类型,所以识别一个人,都是看脸认。这大概算是个天赋技能?不知道名字不熟悉的情况下能和人聊起来………
总之窝记住她的脸了………………这是个好兆头。
然后就到了校庆,作为当时挂名的艺术团,我们必须上节目。
但还是没我的事,所以咸鱼还是那条咸鱼。
于是我成了衣架子,在后勤蹲着,身上挂满各种社员的衣服。
旁边小哥:你也是衣架啊?
我:是啊好巧啊。
同病相怜,莫过如此【扶额】。
直到12月的新年音乐会,虽然在那之前我已经通过各种途径知道猫薄荷这家伙的名字,但她还是不造我叫什么。
到这里,入社3个月,我还是条咸鱼。
新年音乐会的地点,要坐渡轮,我没去,因为实在是冷。
后来因为饭盒的质量问题,猫薄荷,吃坏肚子,扛了一场节目。

反正不造为什么窝就是迷之担心,哦担心就担心吧。
结果她来一句:你哪位啊??
好吧这是在qq上,你认不出我我理解,但还是很伤心。
每次社团时间和你唠嗑的家伙啊!你居然不认识?!
好吧有点问罪的意味了,但我大概就是这种心情。
结果她:哦哦原来你叫这个啊…………
我:……………………………
当时我正弹着琴,差点把琴掀了。

又不知道为什么,窝和猫薄荷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好啊?特别是升级之后,教室都在走廊同一侧了,每天下课不是你跑我班找人就是我跑你班找人。
因为从小到大能真正处得来默契度max的只有两个,她算一个,所以窝得好好把握。于是开始旁敲侧击问她要考哪,好定个小目标,比如和她考一个省继续做朋友,这样的……………………
结果这家伙,今年四月,在那个阴云密布,我饿着肚子准备拉她去小卖部觅食的时候,她猝不及防来一句。
诶我们交往吧?
相信我,我真是五雷轰顶(???),青蛙乱甩(???),一脸懵逼。
exo me?
好吧虽然我老早都有那意思了但这种单箭头多年终于有回报的感觉还是让窝泪流满面——当然窝怎么可能干大庭广众泪流满面这种没形象的事。
于是我花了十秒消化,五秒思考,最后回答。
好啊!
猫薄荷:我认真的啊。
我(指自己脸):你认为我在开玩笑?
于是没有然后,我还是拉着她,下楼觅食,因为肚子太饿,生计问题可是头等大事。
那时我们还在纠结谁攻谁受,讲真我不在意啊这种事。又不是隔壁合唱gay团天天争着分高下。
然后我就顺口说了。
我攻。
结果攻受问题就这么莫名其妙定下来了…………
一开始我以为猫薄荷是个乖乖女类型,特听话那种,后来我发现我错的很彻底。
这家伙,有了女朋友就得了肌肤饥渴症。
对,字面意思,别想歪。
各种抱,各种蹭,我感觉自己是个手感不错的抱枕,等身的那种。
能想象吗,176的女孩子扒在我一个身高168的身上,蹭蹭蹭,使劲蹭。
我:你开心就好……………
后来她还上瘾了,各种亲。
我是惶恐的,兄弟这是学校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俩在这谈情说爱真的大丈夫?!
猫薄荷:没事。
我心伤悲。
就没见过这么主动的女孩子。
是我瞎了眼以为她是乖乖女类型的。
社团里有个腿巨长的小哥,第一个知道我和猫薄荷处上的,我先叫他Z。
Z说我们这种相处模式,让他这种有女朋友的直男都羡慕。
哦,谢谢夸奖。
于是受他启发,我们过上了对外一致撒狗粮,对内也一致撒狗粮的日子。
到现在12月,隔了八个月,可以自行脑补热恋中的小情侣相处模式,差不多就那样。
不多的变化大概是。
以前是我们互撩,被她撩起来了顿感火大,把她按在墙上制止她继续撩。
现在是她不停的撩我,还学会各种咚。被谁带坏了!!绝对是!!原本污不过我的!!
现在混的维勇和尊礼,还有刀剑乱舞,都是我带她入的坑,现在她开起车比我66666。
是我纯情,是我无能,是我早泄爱翻车,行了吧【掀桌】。
结果放飞自我太久,她要反攻了。
我无所谓,这东西很重要吗?!
她:很重要啊。
……………………………………
好好好,你说了算。
现在正值艺术类省考,拜这所赐我们要分开好几个月呢。
啊终于不用被人撩了就跑好爽啊…………………
哦,她走前塞来的花还摆在窝课桌上…………三朵香槟玫瑰,还蛮好看。
我同桌目前提出抗议,说我俩喂她狗粮导致她胖三斤。
我的错?!!!


———————————————

来啊怼我啊!!别以为你商讨反攻大计的时候窝没看到!!!!